新设30天冷静期 离婚真的变难了?

原标题:新设30天冷静期 离婚真的变难了?   民法典明年元旦起实施,离婚冷静期制度也将全面落地。为了贯彻民法典有关离婚冷静期制度的规定,民政部近日对婚姻登记程序进行调整,在离婚程序中增加冷静期。新调整后的离婚登记程序包括申请、受理、冷静期、审查、登记(发证)五大步骤。   一张办理离婚流程图这两天在网络上热传。不少网友感叹:离婚变难了!昨日,有法律专家受访时表示,民法典实施后,离婚冷静期制度的设置确实让离婚变难了些。但该制度设置的初衷是为减少草率离婚,在广东这一制度的先行也确实挽救了一些濒临破灭的婚姻。   离婚登记要“过五关斩六将”   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七条规定:“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,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,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。前款规定期限届满后三十日内,双方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;未申请的,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。”   上述规定被称为“离婚冷静期制度”。   民政部12月4日公布了《民政部关于贯彻落实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〉中有关婚姻登记规定的通知》,调整离婚登记程序。根据该通知,离婚登记程序分申请、受理、冷静期、审查、登记(发证)五大步。每步分不同情况有不同的处理应对方式。   例如,在“冷静期”阶段,民政部通知中规定的程序为:“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并向当事人发放《离婚登记申请受理回执单》之日起三十日内,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,可以持本人有效身份证件和《离婚登记申请受理回执单》(遗失的可不提供,但需书面说明情况),向受理离婚登记申请的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,并亲自填写《撤回离婚登记申请书》。经婚姻登记机关核实无误后,发给《撤回离婚登记申请确认单》,并将《离婚登记申请书》《撤回离婚登记申请书》与《撤回离婚登记申请确认单(存根联)》一并存档。自离婚冷静期届满后三十日内,双方未共同到婚姻登记机关申请发给离婚证的,视为撤回离婚登记申请。”   有网友看了民政部的通知后表示“离婚变难了”。在记者的微信朋友圈里,有主打离婚官司的律师在转发相关新闻时调侃称:“要预约离婚的抓紧时间了。”还有律师在朋友圈留言称“结婚容易离婚难”。   诉讼离婚难度也有所增加   如何评价民政部出台的通知?离婚是不是因为有了冷静期而变得难了?   “民政部的这一通知没有任何问题,它是基于民法典的规定,是贯彻落实民法典中有关婚姻规定的应有之义。”广东省律师协会婚姻家庭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、广东省法学会婚姻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游植龙说。   “一旦民法典开始实施,协议离婚确实比之前难了。”游植龙说,按照现行的法律规定,自愿离婚的夫妻到婚姻登记机关办理离婚登记时,可以当场领到离婚证。而明年元旦起民法典实施后,在协议离婚方面,民法典规定了30天的“冷静期”。   诉讼离婚的难度也有所增加。“民法典实施后,对于法院判决不准予离婚的案件,当事人再次提起离婚诉讼的,对于没有条件分居而仍然居住在一起的,或者能证明分居但未满一年的,或者实际分居满一年但对方否认的(由于没有规定分居制度,只要对方否认分居,一方要证明分居是挺难的),法官极有可能以未达到‘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后,双方又分居满一年’的条件为由判决不准予离婚,也就是说,离婚比以前难了。”游植龙说。   同样认为“离婚变难了”的广州市律师协会婚姻家事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、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吴杰臻表示:“离婚冷静期实施后,协议离婚会变得更困难,主要是当事人在60天(申请离婚30天后才可以领证,第31-60天内要共同领证,有一方逾期不去领就视为撤回离婚申请,所以以60天计算)的时间内容易对财产分割、子女抚养的事项反悔。”   尽管离婚难了些,但在网络上有律师提出:“想离的总有办法,当事人到法院起诉,然后调解离婚,比去民政部门离婚来得更快。”   对于这一方案,游植龙向记者表示:“如果双方协商一致,到法院调解离婚确实有可能更快。”   “冷静期”在广东先行见效   游植龙介绍,近年来由于群众观念的改变,我国协议离婚数量连续攀升,离婚冷静期制度的设置初衷是为了减少草率离婚的现象。   事实上,这一制度确实挽救了一些婚姻。早在2018年7月16日,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就发布《广东法院审理离婚案件程序指引》,提出诸多走在全国前列的创新性制度,其中包括离婚冷静期制度。   据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介绍,离婚冷静期制度为促进当事人约束情绪、理性诉讼,或者帮助当事人修复情感、维护婚姻,人民法院可以设置一定期限的冷静期进行婚姻救治和情感修复。这之后,离婚冷静期制度在广东的一些离婚案件中得到适用,并确实挽救了一些濒临破灭的婚姻。   不过,游植龙表示,离婚变得难了并不一定会缓解当下高离婚率的现状,因为高离婚率有着多方面的复杂原因,包括社会经济的发展进步、人们观念的改变、网络发展等。   案例   广东多名当事人“冷静”后决定不离了!   在广州南沙法院办理的一宗案件中,妻子小静与丈夫小刚(均为化名)在工作中相识,之后发展成恋人。恋爱期间,两人身在不同城市。婚后,小静来到小刚所在城市工作。经努力,两人买了房还有了孩子。小静的父母也来到两人的家中帮忙带孩子。 #p#分页标题#e#  三代人一起生活了几年,由于生活习惯、对孩子教育方式、消费理念等的差异,小刚与小静及其父母之间的矛盾从无到有、逐渐激化。一次大吵后,小刚离家在外租房居住。   这一做法彻底激怒了小静。她认为,自己十多年来一直为家庭付出,小刚却因为一些小事离家出走,丝毫没有责任感。2018年3月,小静向南沙法院递交诉状,提起离婚诉讼。   小刚收到诉状很是恼火。他认为,自己之所以离开家,是因为在家里没地位,其建议和意见丝毫不被重视。但现在,反而是小静提出离婚。   南沙区法院的法官主持庭前调解时,夫妻两人互不相让。案件进入开庭审理,夫妻两人在庭上相互指责,火药味十足。但当法官让两人当庭陈述婚恋过程时,提到以前的点点滴滴,两人又湿润了双眼。这一情绪上的变化被法官察觉,并感觉矛盾并非不可调和,双方还只是家庭中夫妻之间的矛盾,又夹杂着与岳父母的矛盾,且没有有效沟通。   庭后,法官数次通过电话沟通,了解两人的工作、家庭、生活情况,并提出一个月冷静期的建议。刚开始,两人都不愿意接受建议,但经过法官对冷静期的解释,双方均表示愿意接受。   冷静期内,法官通过电话联系、法庭约谈,向两人提出如何解决家庭问题的建议。一个月期满后,两人再次来到法院向法官反映,他们已拟定了一份协议,用于约束双方在家庭、经济问题上产生分歧的解决办法。最终,小静向法庭申请撤诉。撤诉之后,法官通过电话回访发现,两人工作、生活情况良好。   据悉,广州南沙法院自2018年4月探索离婚冷静期以来,多宗离婚案件适用离婚冷静期,最终夫妻感情均得到恢复。   链接   民政部:家暴诉讼离婚并无“冷静期”规定   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》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,其中新增的“离婚冷静期”受到网民关注。   对于“离婚冷静期”,支持的网民认为,许多夫妻闹离婚并非有不可调和的矛盾,“冷静期”为冲动离婚行为设置了缓冲地带,体现了司法的人文关怀。但也有人担忧,“离婚‘难度’增大,会不会给婚姻弱势一方造成更大伤害?”“家暴受害者能顺利离婚吗?”   民政部4日回应:“冷静期”只适用于夫妻双方自愿的协议离婚,对于有家暴情形的,当事人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,诉讼离婚并没有“冷静期”的规定。  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、家事法研究中心主任叶名怡表示,对家暴受害者来说,到法院起诉离婚才是应当采取的方式,因为在这样的情形下,受害者诉求不仅是离婚,往往还伴随对自身其他合法权益的捍卫。   据了解,民法典发布后,民政部已发文对婚姻登记有关程序进行调整,明确婚姻登记机关不再受理因胁迫结婚的撤销婚姻申请;因胁迫结婚的,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人民法院请求撤销婚姻。专家认为,新规厘清了法律与政策的各自管辖范围,将更好地保护婚姻弱势一方。   婚姻问题专家舒心认为,设置“离婚冷静期”可以让夫妻双方更加审慎地对待婚姻。“在离婚率保持增长势头的当下,适度提高离婚门槛,有助于提升年轻人对于婚姻的责任意识,也更好保护子女的权益。” (责任编辑:admin)